????王立是国家二号首长赵森的秘书,今天他听说有民间人士约见首长,这听起来很厉害,但实际上却是很正常的,国家那么大,有能耐的人那么多,中央总需要开一些绿灯的,因此会给一些人直达天听的权力。

????当然给你这个权力并不代表你真的可以没事就给首长打电话问个早安,约着喝个下午茶之类的,一般来说,越是有这个权力的,越是会珍惜每一次使用的机会。

????作为首长秘书,王立当然听过周铭这个名字,不光是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飞船电脑和未来电脑大战,还有电脑协会的事情,以及他在国内外的很多事迹。

????见到周铭,王立很惊讶,他不是不知道周铭很年轻,可当他真的见到周铭以后,才发现他年轻的有点过分了,这才多少岁啊?不到三十,兄弟你才大学毕业吧?

????不过一般来说,这么年轻就取得那样成就的人,都是少年老成的,至少待人处事方面不会比一些机关老人要差多少,可当他听了周铭和首长的谈话,他当时就要抽自己嘴巴了:他吗的少年老成个蛋蛋!

????谁见了首长不是问什么答什么,哪有人还反问起首长来了?而且不仅这样,首长给你分析了一堆,结果你就回一句“也是一样”?

????王立是真不知道是该说周铭是神经大条到一种境界了,还是他缺心眼的过分。

????而更让王立惊讶的是,首长并没有任何不满要起身离场的架势,反而在认真思考起来:“你是说网络覆盖也能像道路一样,带动其他产业的发展?”

????周铭点头回答就是这样:“所以国外华人也有把互联网叫做网路的叫法,就是因为互联网可以像道路一样带动其他产业,甚至创造很多新兴产业,改变产业模式……”

????周铭随后简单给赵森介绍了自己现在正在布局的一些产业,包括电子商务,也包括门户网站这些,周铭还说加快网络建设也同样能带动传统制造业的发展,因为铺设网络,需要数量庞大的电缆和机房等等,而这些都可以极大的推动生产拉动内需,创造更多的GDP,这些传统制造工厂得到这些订单,就可以反哺其他方面。

????赵森静静思考了两分钟:“那么你希望中央能给你什么帮助?你应该知道,国家并不富裕,需要用钱的地方太多,不可能给你太多支持。”

????“政策性贷款和财政补贴。”周铭毫不犹豫的回答。

????这个答案周铭早就想好了,他也知道国家并不富裕,他也知道现在只有银行才能一下拿很多钱出来,贷款始终都是最适合的选择。

????“我可以帮你和银行那边打招呼。”赵森十分爽快的答应了周铭,因为不管周铭说的这些靠不靠谱,但至少网络基础建设,却是中央早就定下的发展战略,现在周铭要加快建设,作为总理,他没有反对的理由。

????只是唯一一点,赵森提醒周铭:“但你要想想清楚,你该如何说服电信局。”

????聊完了网络建设的事情,周铭要带着苏涵离开,赵森

????突然询问:“苏涵同志,是你打电话约我见面,难道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苏涵摇头表示没有,她只是帮周铭约的,如果首长觉得有问题,可以随时收回手机。

????赵森摇头表示没问题,然后就让周铭和苏涵离开了,他看着周铭和苏涵的背影,笑着说了一句:“周铭这小子真是好福气呀!”

????周铭没有听到赵森总理这句话,但他也同样能明白苏涵对自己的好。

????要知道就今天这样的情况,苏涵是随时可能因为这个事情惹首长不愉快的,但苏涵却义无反顾,对她来说,自己就是她的全部。

????周铭这么想着握紧了苏涵的小手,两世为人,周铭这时候可不会说什么“其实你不用这样”的屁话,但自己以后肯定要对得起这么全心全意对自己的女人。

????离开中南海,周铭重新去往电信局,重新见到了电信局的总经理。

????他对于周铭的第二次拜访感到十分惊讶,他不明白周铭怎么又来了:“周铭先生,我想我在之前的会面里已经给你阐述的非常清楚了,我们电信局有自己的规划,不是你想怎么来就要怎么样的……”

????“可是我刚才去见了赵森总理,他已经答应了帮我要政策贷款和财政补贴。”周铭直接说。

????“这个事情你去见了谁也没用……你刚才说你见了谁?赵森总理?”

????总经理下意识就要说周铭,只是当随后他反应过来差点没咬了自己舌头。

????虽说电信局已经政企分离有几年了,但作为总经理,他哪能不明白约见国家二号首长是个什么概念?而且还是说约见当天就能安排的那种。

????就像电信局其实也有直达天听的电话,可就算他们有再要紧的事,最多也就是能跟首长通个电话了不起了,要约见面,那得看首长那边的时间安排,天知道要什么时候,毕竟领导人都是很忙的呀。

????可眼前这位倒好,他上午来找的自己,现在时间才是中午一点,你这时间安排怎么约见首长怎么就和约见你家大伯一样简单呢?你身上是带了什么特殊身份吗?

????他倒是不怀疑周铭骗他,因为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欺瞒得过去,事后他只要托关系确认一下就行了,就算没法确认,那么周铭说的政策性贷款和财政补贴也是很好的证明,要不是首长点头,周铭可没这权力。

????“不得不说,周铭你还是非常厉害的,只是就算有政策性贷款和财政补贴,事情还是无法完成,就是谁来还钱和支付利息的问题。”总经理提醒道。

????这是他之前就提到的问题,由于电信局现在邮电没分家,电信局主要的精力是放在邮政系统这边,对电信系统的投入非常有限。

????是,你要到了政策性贷款和财政补贴,能解决一次性投入的问题,但却并不意味着能说服电信局的所有董事会成员,要知道不管怎么样的政策性贷款,他最多也只能做到低息,却不是无息,因此还会存在一个利息问题。或许财政补贴能解决一部

????分,但另一部分呢?不还是得电信局来承担吗?

????“那么如果我们新成立一个公司来专门负责呢?”周铭说,“我们完全可以成立一家新公司,通过这家新公司去贷款和投入铺设网络线路,而电信局在验收合格以后,可以使用租赁的方式使用这些线路,并且使用到一定年限,这些线路就自动归电信局所有,这样你看如何?”

????这是周铭一路上想出来的办法,其实周铭在得到总理首肯以后,就料到了只是政策性贷款和财政补贴,仍然不可能完全说服这边,所以周铭才想出了这种借鸡下蛋的办法。

????既然你电信局不愿意负担这平白多出来的利息,那我也不强求你,我就成立一个新公司,不管是贷款也好还是利息也罢,都由这个新公司承担,而你电信局只需要在使用的时候支付租赁费用就好。并且在使用到了一定年限以后,铺设好的线路就自动归你所有。

????其实说白了,这仍然是一个负担贷款的过程,只是把利息支付从银行变成给这家新公司了。

????虽然实际情况没变,但给人的观感却完全不同了,至少总经理听了就十分乐于接受。

????“周铭先生不愧是最近燕京的风云人物,果然很厉害!”总经理感慨道,“如果是这样做的话,我认为至少我自己是很愿意接受的,而且我也有至少八成把握,说服领导和其他组织同志。”

????周铭微笑表示等着总经理的好消息。

????这个结果在周铭的意料之中,因为地方始终表述的都是不愿意负担贷款和利息,并不是不想铺设更大范围的网络。相反他们还非常希望能铺设更广泛的网络,甚至把网线给接到每户人家的每个房间里去,因为只有那样才能让他们做到收益最大化。

????可想法是那样的想法,实际执行起来却阻力重重,最大的问题就是邮电没分家,如果电信系统这边开展大规模建设,那么邮政系统那边就会认为抢夺了他们的资源,哪怕知道这个钱是贷款也一样,最终很容易闹出内耗的结局,这不是大家愿意看到的局面。

????电信局总经理就是明白这一点,所以他明明知道周铭的提议是很好的,却依然不会接受,这不是他冥顽不灵什么的,只是大家看问题的角度不同。

????不过现在通过一个第三方公司来铺设网络,那就没有类似的顾虑了,而且一旦线路铺设到位,电信局也能极大的创收,这些创收也能补贴邮政系统那边,大家就是一个其乐融融的局面,至于那点租赁线路的租金,相比这些问题之下,就根本不算事了,哪怕这样做最后的成本会高于直接贷款也一样。

????这个世界上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奇怪,明明有捷径可以走,却问题重重,但要是绕一个弯子去做,反而更容易做好。

????周铭随后离开了电信局,不知道总经理那边是原本就倾向发展电信这边,还是他原本的办事效率就很高,总之当天晚上周铭就接到了电话,总经理给他带来了好消息:周铭的提议获得了党委的一致通过。




欢迎大家访问:天宝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tbxiaoshuo.com/book/1309/2496/